橘子玉米片

啊…一个人在新西兰拍戏就算了 另一个跑去新西兰是干什么
我怎么可能不多想啊
新西兰真是好地方

快乐快乐,生日快乐

一起加油

猫爪必须喺上边:

昨天看欧乐b新品发布会的访谈。徐老师问王凯,私底下在家会怎么放松自己。他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,左右看看:“我要说刷牙你们肯定不信吧。”然后自己先盒盒盒盒盒笑弯了腰。


然后他说:“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,就是人在极度疲惫极度累的时候,反而不容易睡着。”


场下影迷朋友捧场:“会。”


王凯看着那边,非常自然地笑:“她们还年轻,她们累了就睡,她们不会有我们这种累了睡不着的时候。”


我在屏幕外仿佛忽然意识到,不管气质再怎么鲜活、再怎么少年气,他眼角有笑纹,鬓角有一点点白发,是真的马上要度过三十五岁生日了。


而这明明是很早就知道的事情。




15年10月的映客专访,王凯调侃:别想要睡我了,等你们长大,我就老了。


场下影迷扬声一句:“你不会老的呀。”


王凯反应了一瞬,无可奈何地扶额笑。


我毫无预兆地、差点看哭。




大家心里他永远是少年模样,是白T短裤乘清风骑着自行车的王猫猫,是元旦第一天微博连续在线疑似睡过头的大狮子,是睫毛长长腰细屁股翘、腿长两米八的笑点最低男演员,眼里仍然揽星光淬雪,就算老了也一定很可爱。只有他自己,满不在意地说那还不得修修褶子,参加综艺辨认照片的时候喊“那个有白头发肯定是我”,坦然又大方。




他的少年时期什么样?


即便用再多美好的遐想去描摹,我所知道的,仅仅是那些叫人不断叹息“实在太瘦了”的照片,访谈中只言片语的搬书少年。不甘心的辞职,义无反顾地跑去报考中戏,毕业之后没有戏接,死要面子最终又不得不开口借钱。生活很现实,带给他没日没夜的打游戏和尽力又无奈的陈家明。直到碰上新老板、把握转型机会,直到15年大火。


他的少年时期用来背水一战和卯足了劲儿往前冲。叫人不敢想象他当年守着一份世俗认可的稳定工作,该有多大勇气才能迈出那一步,一头栽进茫茫未知中的。到了现在,影迷朋友喊“王凯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宝宝”,他照常不好意思地低头笑笑,从不强调吃过多少苦,也不忐忑赢得多少掌声。


并非顺风顺水过来,也没把自己当宝宝,闯过来了,爱着他的人恨不得捧在手心怕摔着,想把所有年少轻狂都补给他,恨他的也依然不惮以最大恶意揣测。他自己拎得清,很快适应,开始连轴转工作。访谈里摸着鼻子煞有介事地点头,边点头边感慨,自己还挺抗造,这么高强度的工作也没垮。




狮子座自信到几乎有点盲目的执着,可爱又倔强。


他眼睛亮亮,说,我还要感谢一个人。


他说,没有一夜爆红,这是时也命也。


根本没法不爱他。




补过那么多访谈,听他讲,私下里喝点酒解乏;很多事你越解释别人越抛给你问题,最后索性不解释;怎么缓解压力呢?找个空屋子,自己跟自己唠嗑,一个疯狂倒苦水,另一个负责安慰,唉你要这么想巴拉巴拉的。


没道理不红的,老天爷给了那样一副赏饭吃的外形,肯做事肯用心,不逞英雄不自负,真的没道理不红。




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偏偏他笑声最治愈,最丧的时候翻出来看看也能跟着咧起嘴。而觉得他在难过的时候,痛他所痛替他担忧,转眼他又洒脱自在地出现在公众视野里,自己先给自己翻片儿了。大大咧咧地:“我特别想得开,第二天什么都忘了。”在屏幕外看着的人,又好笑又好气又心疼又高兴,捶胸顿足半天,憋出一声“唉!”。


怎么办,没怎么办,只好每次无可救药地更爱他。




追光这个词,或许重要的是追,而不是光。甚至或许也不是追,只是世界上必须要有光在那儿,人们喜欢那样。只要知道它在,便是件很好的事情。光里没有桃花源和完美的神,那里住着一个遥远又真实的凯凯王,人来疯又爱喝酒,毒舌还怼人,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打算放飞自我,展示某些悄咪咪藏起来的新属性。




岁月啊它催人老,谁也不放过。五年后什么样?十年后什么样?不猜,打算陪他一起看看。盼望岁月一定会对他非常温柔。


特别拎得清的狮子先生说山顶上就那么点儿地方,呆呆行了下来吧,又小骄傲:“我也没那么快下来吧盒盒盒。”,用他那句已经成惯例的话来讲,热烈的东西不长久,细水长流比较好。




八月纠结了半个月,虽然他看不到,想给他写点什么。写角色,写剧评,写感想,不知道。最后发现,纠结到最后,没什么好写的,只捧着一颗心,遥盼他一天忙活完了,给家里打打电话,快快乐乐,想干啥就干点啥。


碎碎念这么多,也表不尽万分之一点的赞颂,那就还是慢慢讲慢慢走吧。




凯凯生日快乐,和世界交手第三十五个年头,愿你尽兴。
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补几个链接吧虽然大家估计都看过啦


欧乐B新品发布会访谈


映客专访,影迷:“你不会老的呀。”


“你越解释别人就越有些东西要抛给你。”;“我是自己跟自己对话。”


《面对面》20170129王凯:蛰伏与绽放,“山顶只有那么小,呆会儿下来得了,想好你来时的路,就知道怎么走。”


看一遍傻笑一遍的解丧好糖凯凯王

【蔺靖】客人

哭了 要亲亲

穆穆不惊左右:

这个是说好的无料,甜的,信我。


下载地址在最下面。







江湖传闻,琅琊阁和朝廷一向不太对付。


我觉得传出这种传闻的人,很是没有脑子,该找个郎中好好瞧瞧。因为这二者之间的关系,远没有亲近到可以用“不太对付”来形容。


琅琊阁与朝堂,譬如月满和月缺,夏虫和冬雪,秋露和春水,是根本没有交集的两样事物。所谓“不太对付”,也无非是好事者闲得无聊,编一点听者有意且无关痛痒的八卦故事,诸位茶余饭后听着乐一乐罢了。


我知道这些,因为我已经给琅琊阁主蔺晨,扫了许多年的地了。




说起来蔺晨这个人,也是顶神奇的一个人。他在山上养了许许多多的鸽子,一个个又白又胖,炖了汤来想必是很不错的,可蔺晨既不拿它们炖汤,也不要它们送信,只是认认真真地养着。


我问过阁主:养它们做什么?


蔺晨拎着后颈抱起一只最肥的,摸了摸颈毛:“养胖了好送信。”


姑且不说这鸽子胖到这个地步,是不是还能飞得动,只说我给他扫了这么许多年的地,并没有见过这些胖鸽子寄出去哪怕一封信。


蔺晨说:“你懂个屁,指不定有一天,蔺某的鸽子就有信要寄了。”


然而他口中所谓的“有一天”,飘飘渺渺无迹可寻。


蔺晨说这句话的时候不似平常神态,是以,我猜他大概有一个远方的故人,一个很重要的故人,他养许许多多的鸽子,或许有一天,就可以给那位故人送一封信。


 


关于这位故人,我有自己的猜测。


蔺晨有一幅宝贝画,亲手画的,鉴于我个人不怎么有文化,看不出画技高低意境大小,看来看去,也只能看出那画上的人大概是很好看的。


画里的背景是一片无边无际铺天盖地的白,远处信马而来两个人,一白一红,可惜这两个人都被画得极小,看不太清眉目。即使如此,我依旧觉得那飞起来的一点衣角都是好看的,大抵是画的人极用心,看的人便是看不清,终究也能感觉得到。


我问阁主:“阁主,你是不是不会画人脸,所以故意画得这么小。”


他正站在檐下翻捡草药,听我这样说,头也不回:“对美人要心怀敬畏。”


言下之意,是画丑了对不起人家那张脸。


我凑近琢磨良久,指着白衣服的那个问他:“阁主,这白的是不是你呀!”


阁主翻动草药的动静大了点,并不理我。


“我认得,这马就在后院拴着,我今天早上才给它喂过马草。”


“是吗?”阁主这是明知故问。


“那这白衣服的是你,这红衣服的是谁啊?”


我凑得更近,琢磨了更久,却发现对这人完全没有什么印象。琅琊山上的客人不算多,且多是常客,我基本都认得,并不记得有这么一位。


蔺晨从廊下拎过来一只筐,递给我,要我去后山挖草药,他说的那味草药这个季节并没有,我觉得他是故意难为人。


可他说这世上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明知等不得而偏要等的事情多得是,挖挖草药算什么。我被他这句貌似极有道理的话震到,等反应过来他在糊弄我的时候,他已经踩着山间最后一抹日落进了屋,扔下一句:不乐意挖药,就去洗马。


阁主的那匹马,脾气相当大,喂不熟,除了阁主它谁都敢踹。


我抱着筐站在门外,决定还是装模作样去挖挖草药好了,顺便猜测:画里那位大抵就是我们阁主的故人了。


养许许多多的鸽子,为着有朝一日可以给他寄上一封信。


想到这里,第二日喂鸽子的时候,我多撒了一把豆子,多吃点便能飞得远一点。


撒完了又有些后悔,它们太胖了,怕是要飞不动。


 



 


江湖上对我们阁主的评价,好的坏的,一半一半吧。


大抵喜欢他的多是些小姑娘,喜欢得不得了,恨不得将市面上所有风月话本子里男人的脸都换做我们阁主。琅琊山的少主人在某些方面确实颇有些资本,又配着琅琊阁这么一个响当当的名号,十几岁的小姑娘看到他,想必是要神魂颠倒上阵子的。


不喜欢他的也不在少数。蔺阁主和他的琅琊阁揽进天下事,无人不知,偏偏一副不入世的姿态,除了惦记着天南海北有些什么好吃的,就是盘算哪里哪里又有一位出了名的美人。这颇招惹一些在江湖里摸爬滚打若许年还混不出头的人记恨。


我不知道蔺晨知不知道这些事,应当是知道的,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。


可他知道,也不会在意。


他很少在意什么事情。


这就好像他时常惦念着这个美人那个美人,却从来没有真正对哪一个上过心。哦,他想必是上过心的,我想起那幅画里,冰天雪地信马由缰的两个人。


果然一往情深这件事,从来最不讲道理。


那街头出了名吝啬的商人,遇到心爱的姑娘,一掷千金绝不会皱眉头。


 


说回最开始的事情。


江湖传闻,琅琊阁和朝廷一向不太对付。


我知晓这位初登基的新梁帝,本来是个不受宠的小皇子,他爹不疼他,疼他的哥哥又早早死在宫廷斗争最见不得人的血腥秘闻之下,后来小皇子就一个人在外面打仗打了许多年。但凡是皇家兄弟抢皇位的故事,说起来总是满满的权谋诡计,我不知道这位曾经不受宠的七皇子是如何当上皇帝的,但想必一路走来,并不会太容易。


琅琊山是一道屏障,山外满城风雨还是太平盛世,山里总是这么一副样子,花开花谢,四时有常。


说起来,那日听闻新皇登基,我并不觉得是一件多大的事情,无非是下一年开始要换新的年号,向新帝表忠心。上一轮皇家反目的戏码到此为止,下一出不知何年何月会再开演。


可蔺晨听到消息的瞬间,似乎是有一阵恍惚,他走到窗前,向着某个我们都心知肚明的方向看了许久。


我从来不知道,我们阁主居然如此关心家国大事。


坐江山的从老子换成了儿子,反正都是跟他老萧家姓,他竟然如此上心。


 


其实我对当皇帝的那一家子印象算不上好,早些年,小皇帝他的两个哥哥争皇位争得世人皆知,纷纷往琅琊阁来求些消息,那时我对他们的印象就不大好。


小皇帝登基那一年,中秋佳节,阁主一个人仰着头看月亮,往年他都要说些花好月圆长相守之类的鬼话,我问他想和谁长相守,他看我一眼:这重要吗?


能不能长相守,求天求地都是没什么用处的。


说远了,小皇帝登基那一年,他不再说花好月圆长相守了,他改说四海升平万民安。


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改口,想了想,大抵逃不过两个缘由。


一是阁主突然转了性,心里满满地装着江山社稷,人不在庙堂之上,也要为人主尽心竭力。


二是,他惦记着的那个人,从此怕是再不能长相守了。


比起两个人的长相守,他宁愿求一个万民安。


有的时候,你看那个愿望那么小,于山河浩渺之下显得那么微不足道。


 



 


阁主有一位旧友,姓梅,也姓苏,还姓林。


就这么一连串的姓氏,也看得出这位绝对是个人物。


新皇登基后的第二年,寒冬,梅先生偶然路过琅琊山,上山来和阁主聊过那么一个晚上。


第二日,阁主起了个大早,执笔平宣,重又画了一幅画。我凑过去看,发觉那可是大不敬,画中人帝冠龙袍,是个皇帝,可惜眉眼处一片模糊。


阁主掩了画,闭着眼睛靠向椅背。


我偷偷打开卷轴,还没卷两下,阁主说:“不要看。”


仿佛他闭着眼睛也知道我在做什么。


“阁主画的这是皇帝吗?”


“不是。”


于是我便松了一口气,原来我琅琊阁与朝廷终究还是互不相干的,天地广阔或是对面相望,都是不相干的。这时候我尚且有些不切实际的清高,身处琅琊阁中,便与那俗世中人的庸庸碌碌划出了分明的楚河汉界,自以为有点飘飘欲仙的旷达态度。


事实证明这点自以为是的清高实在可笑。


阁主闭着眼睛问我:“你觉得萧景琰这个人,如何?”


我思忖半天,才反应过来他所谓的萧景琰正是新登基的皇帝陛下:“阁主,直呼皇帝名讳是为大不敬。”


“什么时候,叫他一声也是大不敬了。”


我为阁主这自来熟的脸皮深深折服,皇帝就是皇帝,全天下人的名字你都可以随意喊,只他一个不行,喊了就是大不敬,保不齐要掉脑袋。


“那,你觉得当今圣上,如何?”


能如何呢?


一个皇上,总归是高高在上的,我见都不曾见过,一介草民能怎么想。但是阁主难得问我一句话,总归要答的,我想了想,道:“听名字,还是不错的。”


“不过名字嘛也就是个名字,我听说这皇帝以前是打仗的,那大抵是虎背熊腰,保不齐凶神恶煞。更何况战场上刀枪无眼,如果脸上添上一道疤……”


阁主还没听我说完,就哈哈一笑,拂起帘子出去了。


 


后来我才明白蔺晨今日这番话的意思,他骗了我,他也没有骗我。


画里的人是萧景琰,就是那个辛辛苦苦干掉自己几个黑心哥哥当了皇帝的,他是全天下人的皇帝,却偏巧不是蔺晨的皇帝。


这样说也不对。


应该这样说:他是全天下人的皇帝,那自然也包括我家阁主,可阁主是最不想拿他当皇帝看的。不想归不想,有朝一日,就算全天下人都不拿萧景琰当皇帝看,阁主照样要敬他一万分。


这话说起来复杂又拗口,因此我也是到很久之后才终于想明白其中的关系。


 



 


梅先生走后不久,仍是小皇帝即位的第二年,三月三上巳节,琅琊山上来了一位客人。




每一天想上琅琊山的人有很多,天南海北的来,为各种各样的事,然而只有这一位,是我们阁主亲自带进来的。我想他大概来头不小,在心里把近几年江湖上出了名的人名回忆一遍,不记得有这么一位。


客人长得很好看,这样的描述显得我肤浅,可事实如此,他和阁主以前慕名而去见过的各种所谓美人都不一样,平平静静看我一眼,和我问好。


他指着屋内挂着的那幅画问我:“这画的是谁?”


“左边的是我们阁主,右边的是我们阁主,”我顿了顿,俯身到他耳边小声道:“他相好的。”


他听完,抬头就开始笑。


“你笑什么?”


“没什么。”他把马鞭卷了两圈,绕在掌心,这三个字说得很是轻快,甚至有些让人捉摸不清的欢愉。


“是啊,客人是阁主的朋友吗?客人可认得画里的这位?”我来了八卦的劲头:“红衣服的那个!”


“自然是认得。”


“他去哪了?”


这个问题我想问许久了,因为在我看来,这位故人晾了我们阁主这么多年,这事办得很是不地道。


客人还没有说话,阁主一脚踹开门,火急火燎地进来,带进一阵风。


我慌忙去关门,再转身,阁主已然收了那卷挂了许多年的画,一边卷一边瞪我:“还不出去!”


客人看看我,看看阁主,最后还是看到那幅画上,饶有兴趣地去阁主手里抢东西:“给我看看。”


那幅画最后到了谁的手里我不大清楚,因为我一向很听阁主的话,关了门出去,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天气是逐渐转暖了。琅琊山的每个季节都来得不紧不慢,好在早一点晚一点,总是会来的。


 


他们两个第二日便一道下了山,两人一马的那种,起先是客人骑马,阁主牵着,没到半山腰就变成两个人都在马上了。


我忽而有些心疼那位不知身在何处的老相好,他知不知道我们阁主跟别人骑了同一匹马。


他们大抵是下山看了看,傍晚回来,客人手上拎了两包点心,递给我一包,自己拆开另一包,捏碎了一小块,蹲在屋前喂鸽子。


我同他讲,有一半是警告的意味:“这些鸽子是阁主专门养来给相好的送信的。”


他抬头看我,眼睛很亮,但这样亮的眼睛放在他的脸上竟然不那么违和:“那他送了吗?”


“没有。”


“怎么不送?”


“我不知道,兴许是因为他相好的不想理他,我们阁主这个人,话多起来特别烦人,写起情话又一等一的酸。”


他听完就笑了,他笑起来声音奇怪得很,可我竟然跟着一起笑起来了。他喂掉那一小块点心,鸽子扑棱棱飞走了。


“你们阁主的马在哪里拴着?”


“后院——哎使不得使不得,阁主那匹马野得很,总踹人,客人要看还是等阁主在的时候一同去吧?”


他笑一笑,说:“没关系。”


这时候的笑和刚才的笑又不太一样,看起来温温和和。只是我仔细看过他的手,那是常年拿剑的手。


 


生恐这哥们被阁主的马踹了,我一路跟着他去后院。


那匹马的性子出了名的野,这么多年了能近它身的也就只有阁主一个人。


我目瞪口呆地发现,这匹马在他面前乖得判若两马。客人骨节分明的五指穿过马的鬃毛,抚了抚马头:“许久不见,想不想我?”


我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
那马拱着头在他胸前蹭了蹭,面对蔺晨也未必有这么听话的时候。


“这是,朕给先生买的。”他似乎是在对马说话,可是这里也没有别人,想必也是看我一脸诧异,随口解释了一句。


“什么?”我反应了良久,不知重点究竟在哪里,最后还是为那一个“朕”字久久震惊。


“很意外吗?”


“不不不不……”


当然是意外的!


我目瞪口呆看着他和那匹黑马说了几句话,阁主摇着扇子晃过来:“我养得怎么样?”


客人点头:“养得好,哪里都随你。”


哦,或许现在不该再称他为客人了。只是不知道如果我在心里叫他一声萧景琰,算不算大不敬。


 



 


阁主对那位客人好极了。


我这才知道,原来过往那些美人加起来都通通不如这一个。而美人本人似乎并不自知,这一日洗洗马喂喂鸽子,闲下来还会练练剑。


第二日日暮十分,他和阁主在崖边练剑,你来我往一招一式,作为一名普通的江湖中人,能看到这个级别的过招,也是福分,是以我坐在一旁,看得很用心。


直到阁主一路将陛下逼到树下,萧景琰后背抵着树干,手上的剑还不肯放下。两个人挽起的漂亮剑花撞在一起,最后剑柄抵着剑柄,就这么盯着对方,不动了。


这是个什么招式?
我还想再看下去,阁主头也不回冷冷道:“闭眼睛。”


我不晓得他在和谁说话,半晌才反应过来,这里只有我是多余的,于是便老实地闭了眼睛。琅琊山上的人都是如此,一向极听主人的话,哪怕那面前是再想看再香艳的一幕,照样也要闭眼睛。


他们两个在那棵树下,亲了好久。


我眼睛闭得快要睡过去。


最后我听到两柄剑一先一后掉到地上,沉闷地响了两声,大抵是亲到不得已的时候,要去别的地方做我更要闭眼睛的事情了。我不太敢想,萧景琰那样一张脸,在做那些事的时候,会是什么样的神情——当然不敢想,大不敬的事情做不得。


我捡起那两柄剑,发现这两个人的剑穗是一对。


 


次日清晨,萧景琰见到我,没事人一般,拢着衣袖坐到台阶边,很顺手地替阁主摸了摸廊前的胖鸽子。


说来奇怪,那些鸽子和他也很亲近,我问他阁主的宝贝鸽子是不是也是他当年买的?


所以既舍不得让它们送信,又舍不得炖来吃肉。
他说不是,是那年他们在金陵分开的时候,蔺晨说将来要养很多很多鸽子,每天都要给萧景琰寄信。当然,许多事情都只能想想,这些鸽子养着养着就成了执念,譬如我看到它们就能想起你,是否真的寄过信也就不那么重要了。


我觉得萧景琰这个人看起来不善言辞,但他静静地和你说话,也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。


我蹲到他身边:“陛下要在这里住多久?”


“今日就走。”


我一脸的不可思议:“走?”


“是啊,启程回金陵。”


阁主打起帘子走出来,左手端着满满当当一盘子点心:“尝尝,比你们金陵的如何?”


我似是找到了救星:“阁主,陛下今天就要走啦!”


“蔺某知道,”阁主挨着陛下坐下:“最上面的是榛子酥,肯定没有静娘娘做得好吃,先尝尝。”


我悻悻然拿着扫把站了起来。


萧景琰问我要不要来一块。


却似乎并没有真的要给我的意思,自己先捏起最上面那一块,囫囵包进了嘴里。他颊边鼓起一个小小的包,动来动去,我猜阁主大抵是很想伸手戳上那么一下的。


 


我觉得很奇怪,仿佛于他们二人而言,相遇别离,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。我昨日来了明日便要走,说不定哪一日就又来了。而你始终在这里,若你不在这里也没什么大碍,天大地大且岁月悠长,总有再见面的日子。


后来阁主和我讲,于萧景琰而言,一己私情只是一己私情罢了,这世上值得他萧景琰劳心劳力的事情太多了,那是责任,不是说丢掉就丢掉的,哪有那么轻松潇洒肆意妄为的皇帝。真要是这样的皇帝,多半要被安上一个昏君的名号,就凭萧景琰那一根筋的脾气,永远做不了昏君。


纵然他真是爱我们阁主爱到无可无不可,也不可能放下江山社稷黎民百姓如是种种,这道理说来又滥又俗,琅琊山上的人本是不常关心的,但我此刻发觉,这种又滥又俗世人皆知的道理,那也是道理。


 



 


“所以我从不去信要他来,他要走也不会留。”阁主懒洋洋地靠在软榻边,面前摊着一本书。


这是萧景琰下山去的第二天,日子过得平常,仿佛他根本没有来过。


“那阁主养的那些鸽子?”


“你懂什么叫念想吗?”阁主把书卷起来,照着我的脑袋敲了一下:“傻到家了。”我心里突然翻腾出一点大不敬的想法,犹豫片刻,还是问了:“那若是萧景琰不是个皇帝呢?”


“要不然说你傻到家呢。他这辈子就是皇帝,你这个假如没什么意思。”阁主又照着我的脑袋敲了一下:“况且,蔺某的相好是个小皇帝,这般出身全天下可找不出第二个了,蔺某还有什么不乐意的?”


那如果呢,如果萧景琰不是皇帝呢?


你们两个天南地北肆意潇洒,没有人能管得住,比起现在,可不是要快活许多。


后来我隐约明白了阁主的意思,这人生在世的所有萍水相逢都是有道理的,这辈子爱极了是这个人,不得已也是这个人,我甚至猜想过,阁主会不会也喜欢这点爱而不得的不得已。


“那会不会有下辈子呢?”


“蔺某原本是不信的。”阁主拢着袖子坐起来,捏了一颗葡萄扔进嘴里:“近日来倒有些信了。”


“是吧是吧,还是在一起好啊。”


“景琰这辈子不好过,下辈子要轻松一点才好。”


“啧,还是阁主看得明白。”我机智地溜须拍马。


“看得明白和放得下之间,可隔了很远。”阁主看我一眼:“吃葡萄吗?”


“吃。”


“先去扫地。”


 



 


那一夜,我做了一场梦。


梦里白茫茫的一片,从天到地。


有一红一白两个身影,自天地交汇处信马而来,一匹瘦一些,一匹胖一些,胖一些的那匹我认得,它脾气很不好,时常踹人,尤其喜欢踹我。


我看不清他们的脸,可我知道他们是谁。


两人两马在我的梦里走了很久很久,从深夜走到破晓,却依旧远在天边。


 


次日清晨,我再起来,看见阁主,问他何日去金陵。


他说冬至去。


每年都去?


每年都去。


我问他今年冬至可否帮忙带点小礼物给陛下,我也是会做榛子酥的,得我娘亲传,手艺相当不错,前几日没来得及。


阁主说,那带去金陵怕是要坏掉,等明年他来,你再做给他吃。


明年他还来吗?
自然要来。


 


一个明年压着一个明年,我不知道人生在世该有多少个明年。


大抵比生生世世还要再远上一点。


我猜。






度盘链接:http://pan.baidu.com/s/1qYgB2HI  


文件夹包括文本pdf+封面,有需要可以自行打印。


密码:o94o




客从远方来,遗我一端绮。
相去万余里,故人心尚尔。
文采双鸳鸯,裁为合欢被。
著以长相思,缘以结不解。
以胶投漆中,谁能别离此?





新剧天衣无缝

为啥这剧官微要关注那三位演员啊……明明是99.99%不可能的事情啊

我的第一篇Lofter纪念
来这个可爱的地方是因为看完LYB以后萌靖苏萌的不要不要的 所以就来这里找文嗑 后来去补了WZZ 结果爬到了楼诚 然后就是楼诚衍生 嗯 谭赵 蔺靖 每天嗑的天昏地暗呐
太太们都是好文笔 看着看着我就哭了 又看着看着就笑了
不打Tag了就